晒呀网 > 明朝败家子 > 第一千五百四十五章:杀人诛心

第一千五百四十五章:杀人诛心

上一章章节列表 → 暂无下一页 换源:
  弘治皇帝一番感慨,不是没有道理。

  方继藩所绘制的蓝图,比那些儒生们所绘制的蓝图,实在要吸引得多。

  弘治皇帝不紧不慢的呷了口茶,整个人轻松下来,看向方继藩,道:“那么其他的土地呢?”

  方继藩随即便道:“其他的土地,当然是用做农地,陛下,这农,乃是根本。”

  弘治皇帝眼中有着满满的期待,道:“既如此,如何使用,就交给你了。”

  方继藩忙是接旨。

  才恭送走了弘治皇帝,却又有人来报:“翰林院侍讲学士王不仕,求见齐国公。”

  方继藩背着手,冷哼了一声:“是那个号称很有银子的王不仕?这狗东西听说发了大财,本少爷要制不住他了啊。”

  “正是,正是,不过……不过他在外头,逢人就说,能赚点银子,都是少爷赏他一口饭吃。”

  “嘿……”方继藩脸抽了抽,淡淡道:“叫进来吧。”

  王不仕被人请进来,虽是一个大老爷们,却是珠光宝气,气势比方继藩还足。

  王不仕进来后立马摘下了墨镜,给方继藩行了个礼:“见过齐国公。”

  方继藩翘着腿坐着,呷了口茶。

  其实方继藩对王不仕的印象,并不坏。

  在方继藩心里,他倒是很想和他客气一番的。

  只是可惜,十数年的新生涯,令方继藩知道一个道理。

  做人……一定不能跟人客气,你越跟人客气,别人越是害怕。

  方继藩鼻孔朝天,施施然的道:“何事?”

  王不仕对此,不以为意。

  嗯,齐国公就是这样的。

  他道:“前些日子,下官从各州府收购了一些土地,也不过……虽还未折算,不过从现在的趋势而言,怕是有两三千万亩。”

  方继藩:“……”

  方继藩皮笑肉不笑:“噢,恭喜,恭喜。”

  “只是下官思来想去,这么多土地给了下官也是无用,这些年来,下官承蒙齐国公的关照,因而……不妨……齐国公若是看到哪些地喜欢的,拿去便是。”

  方继藩听到此处,脸就顿时冷了几分,拍案而起道:“你这是什么话,我堂堂方继藩,素来乐善好施,知书达理,以天下为己任,你说这样的话,岂不是说我方继藩强取豪夺?狗一样的东西,你这样的话,真是混账至极,我要罚你,没收你两千万亩地。”

  王不仕:“……”

  王不仕沉默了片刻之后,终于还是重新让自己的脑子变得正常了一些,带着微笑道:“对,对,对,公爷使劲的罚吧,这两千万亩,下官下月,就将钱粮簿子送来西山,下官知错了。”

  方继藩竟像是有一种一拳砸在棉花上的感觉,顿时索然无味起来,懒洋洋的打了个哈哈:“嗯,知道啦,滚吧。”

  王不仕面露喜色,又作了揖,才告辞而去。

  ……

  看着王不仕的背影,方继藩有点出神。

  说实话……这个小机灵鬼,真的很擅把握时机啊。

  片刻之后,王金元便听闻了消息,匆匆而来:“少爷……”

  他拜倒在地,喜滋滋的道:“小人听说那王不仕欲赠西山两千万亩地,这王不仕,该多有银子啊,只是……真是奇了怪了,他急着去购地,好不容易买来的地,却又送来西山,就为了巴结少爷……少爷,您……您真是美名远播,大家伙儿,都沐浴着少爷您的恩泽,有点啥好东西,都上赶着送来了,少爷了不起啊……”

  “蠢货,你再想想,他为何赠地。”方继藩眼也不抬,依旧翘着腿,呷了口茶。

  王金元这才开始琢磨起来,人的潜力是无穷的,尤其是在少爷的迫视之下。

  很快,王金元便道:“听说他收购了不少的地,他是个什么东西,不过是一个区区的翰林侍讲学士,这么多的土地,他守的住吗,就算是他守的住,此后他的儿孙们,怕也守不住,与其如此,索性不如将这大头赠给少爷,一来呢,可免去这些烦恼,二来则是给少爷一个大人情,如此,他手头上其他的土地,便可高枕无忧的收入囊中了。”

  方继藩冷笑,道:“只是这个缘故吗?我再提醒你一句,眼下,也只有京师和保定才有新城。”

  王金元猛的眼睛一亮:“噢,小人明白了,他说是赠送两千万亩地,却晓得少爷有了土地,势必这新城要遍地开花,这里头有多大的利润啊,所谓卧榻之下岂容他人酣睡,正因为里头的利益太大了,他收了土地,就想跟着少爷发这么大的财,心里一定不安,这两千万亩,算是给少爷的好处费,余下的那些土地,才可安心的跟着少爷一道营建宅邸,这狗东西,他反了天哪,他居然也敢卖宅子了。”

  方继藩终于含笑道:“让他建吧,这都是无妨的事,这两千万亩地,咱们笑纳了,你过一些日子找人清理王不仕的土地,噢,不,不用去找人,有现成的,邓健那个狗东西,不就在吗?”

  王金元便嘿嘿的笑了起来:“少爷真是英明啊。”

  方继藩突然怒道:“英明是英明,可是你王金元这些日子在暗地里也私下收购了不少土地吧。”

  王金元:“……”

  “我……我……”

  方继藩咬牙切齿道:“收了多少?”

  “小人……哪里有多少银子啊,平时靠着薪俸和赏金,一年到头,也不过到手三五十万两银子,虽攒下了一些积蓄,可小人穷的很哪,少爷……地是买了一些,可也不过几十万亩而已,小人家里人口多……小人上有老,下有小……”

  方继藩想抽他。

  这狗东西居然还敢哭穷,倒像是自己亏待了他一般。

  不过此次方继藩死而复生,让不少方继藩身边提早得知消息的人,个个都发了大财,怕是不只王金元,邓健那个狗东西,也没少暗地里给自己买地。

  “少爷,小人还有一事要禀报。”

  方继藩晓得他这是故意想转开话题,正待要骂。

  却听王金元道:“那刘辉文的儿子,此前是个举人,此次他爹入狱,本是这刘家上下惶恐不安,可自打三司会审之后,他这儿子,便开始活跃起来,四处和某些人联络,说是要聚集许多的士绅和读书人,联名上书……就在昨日,他家下了帖子,发了数百份,送给了许多士绅和读书人,说是要共商大事……明儿清早,他们就要齐聚一起……”

  这倒是一个重要消息,方继藩顿时眼眸一冷。

  三司会审,确实给了刘家一线生机。

  听说这这几次会审都没有什么结果,这更是令刘家有了一些底气。

  现在士绅们一肚子的气。

  先前已有许多人破产了,可余下的士绅,却还在惶惶不安之中。

  在他们看来……刘辉文就像一把剑,虽是没有刺中方继藩,可至少……这已是他们最后的武器。

  再加上这刘家人的鼓动,似乎……也想借此,给庙堂施加一些压力。

  这其实只是一个由头。

  其根本就在于,士绅和读书人们怨气漫天,需要找一个宣泄的口子。

  方继藩脸上突然绷紧起来,面上带着杀气腾腾:“姓刘的这狗东西,要谋害于我,此次刺杀,教我发了这么大一笔横财,本来我这个人很随和,与世无争,不欲与他们多计较,可他们竟还敢蹬鼻子上脸了,甚好,如此甚好啊,明日就教他们死无葬身之地。”

  王金元打起精神,他心里自知,少爷这又是要欺负人了,他精神一震:“少爷还何吩咐?”

  方继藩嘴角勾了勾,透出一个意味深长的笑意,不紧不慢的道:“也没啥吩咐,明日给本少爷放个榜就是了。”

  王金元顿时感慨万千道:“少爷真是英……”

  “英你大爷!”方继藩火起,起身就是踹他一脚:“我什么都没说,你就英明英明,你再英一句试试看。”

  王金元挨了打,不过好在他早已是皮糙肉厚了,心里美滋滋的,这才是他的少爷呀,不是这样都不是原版的,他连忙小鸡啄米似的点头:“小人该死,该死,小人油嘴滑舌,实是辱没了方家……小人知错了,少爷明察秋毫,厌恶这等溜须拍马,这天底下有几个人不喜欢听恭维话,唯有少爷……行的正,坐得直,只晓得忠言逆耳,这是小人最佩服少爷的地方。”

  方继藩身躯一震,咦,这话有点意思,不成,得记下来,说不准以后要用。果然是三人行、必有我师,自己虽是学有所成,却需知人的漫漫一生,就是学习的过程。

  书山有路勤为径,学海无涯苦作舟,这韩愈先生的名句,实是我方某人的人生写照。

  方继藩怒气消了,眼眸却是眯着,这眼眸里,掠过了一丝杀机,口里道:“那就明天吧,明天让那姓刘的彻底的消失,既然他们一个个的活腻了,那就一个不留,不但要杀人,还要诛心!”

  ………………

  又一个同行猝死了,哎……老虎好担心,一晚上辗转难眠睡不着,起得晚了,抱歉。

  read3();bdshare();
上一章章节列表 → 暂无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