晒呀网 > 不尽尘烟 > 第五十六章 残酷馈赠

第五十六章 残酷馈赠

上一章章节列表 换源:
  “侄儿份所当为!”

  “羽儿,你想是饥渴难耐了,来,到后洞去先吃些东西,我再告诉你一切经过!”

  说着当先从那壁洞之中飘去,南宫羽也跟着进去,里面却是钟乳满布的一个不见底的巨洞,怪人捧出了些黄精菌菇一类的东西,和一钵水,南宫羽此刻早已忘了饥渴,只随便吃了一些,就停手了,急切的望着他的伯父!

  “玉麒麟南宫齐海”平静了一会激动的心情,才道:“羽儿,静静的听我说,我们南宫家族世代行医,南宫山庄中也只有我一人行走江湖,习武在身,在江湖颇负盛名,我习武一者强身健体,二者保护山庄,七年前,有一天,我正好在家,突然接到当时风靡黑白两道的江湖巨魁‘慕容文豪’柬邀,赴‘洛水城’解决一件私事,当时我毫不犹豫的答应前往赴约!……”

  “慕容文豪!”心忖道。

  南宫羽目瞪如铃,心跳加速,迫不及待的插口道:“解决什么私怨?”

  “这个暂且不急……”

  “以后呢?”

  “我留书出走前往‘洛水城’赴那‘慕容文豪’之约,不料途中突然被‘青城派掌门‘唐陆豪’’、‘华山派掌门‘李一清’’和‘霓虹仙朱颖’等三人拦截,显然这是预谋……”

  “这三人与‘慕容文豪’有什么……”

  “因为‘霓虹仙朱颖’据说是‘慕容文豪’的胞妹,人长得美赛天仙......”

  南宫羽心里又不由一阵激荡!

  “玉麒麟南宫齐海”松开抓住南宫羽的手,颓然坐下,接着激动的继续说道:“在与三人激战百招之后,我被‘太极掌门’击中一掌,被‘华山掌门’一剑削去半边面孔,遂不支倒地,复又被‘霓虹仙朱颖’削去两腿,当场昏死……”

  南宫羽气得咬牙切齿的冷哼出声。

  “待到我醒转时,已置身在此石室之中,其后始悉已为‘千岩地阙’之主‘千岩上人’所救,仗他的灵丹妙药得以不死!”

  “千岩上人呢?”

  “已经在五年之前归天!”

  南宫羽眼中现出一层晶莹泪光,脸上尽是杀气,恨恨的道:“我要找到‘慕容文豪’究明真象,我要向他们十倍索回这些血债!”

  “羽儿,因了这一点恨,使我活到现在,一切要看你的了,虽然你曾修习‘阴阳乾坤功’,但限于年龄,内力不足……”

  “是的,侄儿深有此感!”

  “玉麒麟南宫齐海”独眼不断的闪眨,似乎在考虑一件重大的事!

  南宫羽此刻,对这眼前的怪人,已不再感到可怖,代之的是一种同情和怜悯,这种同情和怜悯,升华成一种恨,极端的恨,恨中孕育着可怕的杀机!

  他默数着那些可杀者的名字,“催命判和孟婆”、“青城唐陆豪”、“华山李一清”、“霓虹仙朱颖”……

  他连带的想起二教一会,五大门派……

  他也想起那托由“南华仙翁”带去的钟小翠,目前不知生死如何,如果钟小翠真的伤重不治的话,他说过,将要血洗五大门派!

  “玉麒麟南宫齐海”突然开口道:“羽儿,为伯父的于五年之前,地阙主人临终之时,承他把部分真元传给了我,再加上我自身的修为,已将近百年之谱……”

  南宫羽茫然的应了一声:“是的!”

  “玉麒麟南宫齐海”又道:“你身膺数桩血仇,任重道远,但内力不足!”

  “这个侄儿知道,但仇不能不报,只有尽力而为!”

  “如果你不敌而蹈了为伯父的后辙?”

  南宫羽不由机伶伶的打了一个寒颤,这是实情,单以此次被五大门派代表和二教一会围攻的事而论,如果不是那神秘功深的蒙面神秘人及时现身援手的话,怕早已不。但功力修为乃是循序而进的,除了特殊的机遇外,根本就不能速成,当下颔首道:“伯父所说极是,今后侄儿当加紧勤练!”

  “但远水岂能救近火!”

  南宫羽不由心中一动,激奇的望着“玉麒麟南宫齐海”,半晌才道:“话虽如此,但侄儿自信本身功力并不差到哪里,只要勤练三年五载……”

  “不济事!”

  “为什么?”

  “单只说‘霓虹仙朱颖’,十几年前就已具非凡身手,十多年后的今日可能又有什么特殊成就,依方才你的那一掌来判断,列入武林第一流身手有余,但要对付那些少数的拔尖巨擘,似嫌不足,三年五载,未必有什么大的成就!”

  “依伯父之见呢?”

  “只有速成!”

  “速成?”

  “嗯!”

  “功力速成,只有期诸于奇缘,但这是可遇而不可求的事,侄儿心中未存此想!”

  “目前就有奇迹在等待你!”

  南宫羽讶然道:“什么奇迹?”“你听说过佛门开顶大法,助长内力速成的事没有?”

  “伯父说这话的用意何在?”

  “玉麒麟南宫齐海”独眼之中,闪射出一种湛然神光,直盯在南宫羽的面上一不稍瞬,身躯也微见颤抖,半刻之后,一字一句的沉声道:“我要把本身所有的近百年功力给你!”

  南宫羽不由心中巨震,一跃而起,急道:“这个恕侄儿不能接受!”

  “这是长者之命,你非接受不可!”

  “但伯父您以伤残之身,如果再输出真元,岂不……”

  “我早说过,我是早该离世的人了,但为了这一个‘恨’字而苟延残喘到现在,天假其便,竟然能碰上你,一切后事有了交待,我死亦含笑九泉了!”

  “不!羽儿决不答应!”

  “你要我在这不见天日的地穴中多捱些痛苦的岁月?”

  “侄儿恭请伯父出这地阙,觅安身之所以终天年!”

  “哈哈哈!”

  “玉麒麟南宫齐海”一阵狂笑,独眼之中竟然流下泪来,笑声逐渐转变为号声,凄厉刺耳,令人不忍卒听,笑毕之后,厉声道:“违逆长者之命是为不孝!”

  “羽儿愿作不孝的人,不愿接受这惨酷的赐予!”

  “你要我以这副形貌去现世?”

  南宫羽一怔之后,毅然道:“侄儿可以觅一人踪罕至的隐秘处所安顿伯父!”

  “不行!”

  “侄儿断难从命!”

  “玉麒麟南宫齐海”单眼一瞪,出手如电,十缕指风,成网状射向南宫羽的下盘,南宫羽做梦也想不到他伯父会猝然出手,而且双方相距,不及五尺,可说指出即至,而且对方是蓄意要制住他,所以既疾且狠!

  read3();bdshare();