晒呀网 > 不尽尘烟 > 第七十一章 遇见

第七十一章 遇见

上一章章节列表 换源:
  “所以前辈借此物避过了毒?”

  “不错!当我发觉窟口撒下毒粉之时,不敢沾地,贴壁顶而入!”

  南宫羽仍然觉得事非偶然,紧追着问道:“那就是说前辈一饮一食,一行一动,都得要先由‘天眼珠’探过?”

  “这倒不尽然!”

  “那前辈在进石窟之先,已有所觉?”

  蒙面怪客,眼中奇光一闪而逝,道:“娃儿,你知道‘男女会长’的出身么?”

  南宫羽不由大感兴趣,急道:“不知,愿前辈一述!”

  “女会长是‘霓虹仙’朱颖所扮,,男会长是曾经的‘金玉童’柯秋华……”

  南宫羽一听提到“霓虹仙”眼中立现煞光!

  蒙面怪客扫了南宫羽一眼,又接着道:“她(他)们都是‘血衣罗刹’之徒……”

  “血衣罗刹?”

  “不错,你连这鼎鼎大名的人物都不曾听说过?”

  南宫羽暗自叫了一声:“惭愧!”摇了摇头,表示不知道。

  蒙面怪客又道:“这‘血衣罗刹’成名在数十年前,江湖中闻名变色,她是集毒绝、淫绝、狠绝之大成,所以被称为血衣罗刹,‘霓虹仙朱颖’是她的门人,焉有不会有毒之理,所以我来到这里,首先考虑到的一点,便是毒!”

  南宫羽这才恍然的点点头,又道:“前辈可知这‘血衣罗刹’住在什么地方?”

  “你问这干吗?”

  “我判断‘霓虹仙朱颖’等人可能会投奔她!”

  “这也有可能,不过‘血衣罗刹’已近二十年没有现身江湖,行踪无由得知!”

  南宫羽不由感到一丝失望,忖道:“纵使踏遍江湖,走尽天涯海角,我也得要寻到白小玲的下落,至少要得到她生死的确讯!”

  想到这里,心中不禁一阵剧痛,撇开“玉麒麟南宫林”的托付不谈,他与白小玲已经发生过关系,而且双方曾互誓白首,他能抛舍得了吗?

  蒙面怪客熟视南宫羽半晌之后,道:“娃儿,你与笙箫会长夫妻是什么纠葛?”

  “没有什么,只是替人办一件事!”

  “什么样的事这样严重,迫得笙箫会为之解散?”

  南宫羽心头电转道:“蒙面怪客三番两次有恩于我,而且亦曾有恩于‘青桐派’,目前虽然不明他的身份,但意料中可能与父亲有很深的渊源,何妨直言相告!”

  心念之中,坦然道:“受托于‘霓虹仙朱颖’的前任丈夫‘玉麒麟南宫林’!”

  “哦!那是你的师父!”

  “谁?”

  “玉麒麟南宫林!”

  “这话从何说起?”

  “江湖中如此传说,始因于‘弱水崖’之役中,‘江湖一美’当从指令师‘白骨尸魔’是‘玉麒麟南宫林”的化身!”

  “前辈也如此相信?”

  蒙面怪客眼中奇光又是一闪,道:“难道不是?”

  “不是!”

  “但武林中一致认为令师不是三百多年前的‘白骨尸魔’?”

  蒙面怪客,两点寒星也似的眼芒,从蒙面布巾的两个小孔之中透出,照定南宫羽,似乎要照澈对方的内心深处,静待答复!

  南宫羽莞尔一笑道:“世间事真真假假,有如过眼烟云,这倒是无关宏旨!”

  蒙面怪客眼中忽现失望之色,一顿又道:“娃儿,你进洞之时,显然已触及剧毒,竟夷然无损,你也说个道理我听!”

  “本门武功,可御百毒!”蒙面怪客身躯似乎微微一震,又道:“娃儿,你确实是出自‘弱水’之中?”

  南宫羽只好点了点头!

  蒙面怪客沉吟了一会之后,语音沉重的道:“可否寄语令师,我希望能和他渎面一谈?”

  南宫羽讶然道:“为什么?”

  “不为什么,我想证实一件事!”

  “什么样的事?”

  “这个恕我不答复你了!”

  南宫羽心里想道:“奇怪,蒙面怪客似乎有意无意的在探查自己的出身详情,难道真如白晓玲妹妹所说,他有什么企图,他既要见,我何妨约期和他一见,届时不难看出端倪,同时自己也亟需要摸清他的真面目!”

  当下点了点头道:“这个可以办得到!”

  “你能代令师作主?”

  “我想这不会有什么问题,一月之后,请到‘弱水崖’,如果万一家师不允,晚辈也好当面回话,如何?”

  “好!”

  南宫羽忽地想起青桐山“碧云山庄”之中那回事,心念之中,面色沉凝十分的道:“青桐山中,使进犯的各帮教高手遍地伏尸,解了该派之危,又复留柬示意的那回事,是否前辈所为?”

  蒙面怪客身躯一连几晃,道:“你怎么知道是我所为?”

  “第一,晚辈到达‘碧云山庄’之时,曾瞥见前辈身影一晃而没,自问不会看错,第二,除了前辈,恐怕江湖之中很少找得出这样的身手来做这非常的事!”

  “嗯!算你猜对了,不过我又问你,你师徒先后援手‘青桐派’,为了什么?”

  “这个,晚辈有个交换的意见!”

  “什么意见?”

  “前辈先出示真面目身份来历,晚辈再为奉告怎样?”

  蒙面怪客沉思有顷之后,哈哈一笑道:“那就作为罢论吧!”

  南宫羽大感失望,道:“前辈为什么要如此隐秘行踪?”

  “日后自知,目前时机未至!”

  南宫羽空怀满腹疑云,却奈何不了对方,如换了别人,依南宫羽的性格,怕不早已出手揭露对方的面目了,但蒙面怪客曾数度有恩于他,他不愿太过冒昧!苦笑一声道:“晚辈还有要事待办,就此告辞,前辈对晚辈数次援手之德,容后图报!”

  “哈哈!娃儿,此须小事毋庸挂齿,再见了!”

  南宫羽一拱手,转身转窟外驰去!

  心里充满了无边的失望和凄怆!短短三个月,不料生此大变,不知伊人何处!

  江湖荡荡,要找一个毫无线索而且有意隐匿的人,谈何容易!

  离开“笙箫会”总会坛所在地的石窟,一路飞驰出山!

  南宫羽忽然想到“南华仙翁”那怪老人,如果再遇上时,非逼他说出来历不可!

  还有那被‘南华仙翁’带走的姐姐钟小翠。

  不过目前,他得去幽冥教一趟。

  南宫羽向路人打听了幕阜山的方向,兼程疾进,他要赴“幽冥教”总坛向教主“冥帝”追查“孟婆催命判”的下落。

  read3();bdshare();