晒呀网 > 江湖飘之春秋时代 > 第99章 约战

第99章 约战

上一章章节列表 → 暂无下一页 换源:
  三天后,肖潇月并没有完全痊愈,但已经可以勉强下床走动。在她躺上床上疗伤期间,都是凌落英与于连城轮番陪她聊聊,说些无关痛痒的话,给她解闷。偶尔于连城会吹上几首曲子,说上一段曾经在江湖上行走所听到的见闻,逗得肖潇月都忘记自己受了伤。当她深情的看着于连城的时候,在她的心里深处,却总有一种不安。她有些不了解于连城,但于连城让她着迷。

  “你很会逗女人开心。”

  “都是些老手段,但百试不爽。”

  肖潇月转过身去。

  “你是第一个,我喜欢的女人,真的。”于连城见肖潇月还是没有反应,“大姐有一个女儿,我从小就喜欢逗她。久久而之,就有经验了。其实说什么不重要,只要能把爱说出来,就好,她一个小女孩都能体会,我想你也一定能体会得到。”

  “我不是小孩。”肖潇月笑着说。

  “你在我的心里,就是最大的小孩。”

  也就是在这三天里,肖潇月完全接受了于连城。她看到了于连城温柔亲切的一面,这也是她内心深处最渴望得到的。没有什么比受伤后,及时的照顾,更能升华人的感情,就算它不是爱情,也无所谓,只要是感到幸福就好。

  凌落英与顾惜晨一起进来看望肖潇月。简直的问候之后,肖潇月就能完全体会到凌落英焦急的内心。她是急于去寻找杀父的凶手,但还是强迫自己静下,慢慢等到及时援手的肖潇月康复起来。肖潇月想到自己在这一战中的表面,就感到羞愧难当。自己完全成了拖累顾惜晨的累赘,不仅没帮上忙,甚至让顾惜晨因保护她而受伤,她的内心无法面对顾惜晨。曾经因祟拜而心的爱幕,就随着这一次的战斗而流出的鲜血,从身体里悄悄的流走。

  当凌落英向她再次表达感激时,她主动改了口。

  “当时我若是离开,你们可能不会伤到这么深,这么重。”

  “你是个愚蠢的女人,可你是第一个让我觉得愚蠢,也是一种很优秀的品质。侠义在你的心里,你因它而愚蠢,没什么值得抱歉的。”顾惜晨以一贯的作风把肖潇月充满歉意的目光顶了回去。

  “女人因愚蠢而可爱,江湖上不是一直都有这种说法。”于连城说。

  肖潇月怎么也想不出自己愚蠢在哪里,后来在回衡山的路上,她问起于连城,于连城才告诉他,我们出手相助凌落英多少还是有一些私心的,而你却是唯一无私的人。唯有无私,才难能可贵。

  肖潇月最终接受了顾惜晨对她愚蠢的评价,她把这当作了一种赞美,能得到心中敬仰的赞美,让她不禁大胆的提出一个很过份的要求。

  “顾公子,我曾听到裴师兄说过,你擅长吹箫,我刚好学的是琴,我们能否合奏一曲笑傲江湖曲。”

  “这首曲子很有名,我一直听说过,但从未听到最正宗,我想顾公子,不会让我遗憾。”凌落英说道。

  顾惜晨答应了她。他不忍心拒绝这位还躺在床上,并肩作战的生死之交。他已经足够了解到这位纯真无遐的姑娘。如果能琴箫合奏,他必能听到她内心的声音。身处这个孤独的江湖,有如阳光般温暖的肖潇月存在,这个江湖就不会太黑暗。顾惜晨觉得这不失为人生最美的一段故事。

  “我想就明天,凌大小姐,明天就可以起程了,我想以此曲,送她一程。”

  “好,就明天。”顾惜晨说完就走了出去。

  “潇月,你可以叫我英姐,再叫凌大小姐,就太见外了。我很想照顾你完全康复为止,但箭在弦上,等不及了。”

  “我知道,是我拖累你的行程了,就明天吧,今天早点休息,明日我一定能起得来,为你们送行。”

  凌落英抱住肖潇月,流下了一滴感激的泪水,也是伤心的眼泪。她只能趁着这个机会,痛快的哭一场,来记念已经死去的父亲。

  “我又失去一位父亲。他在我的心里,比亲生父亲还难于割舍,我后悔,我为什么要下黑木崖,把他一个人留在黑木崖上。如果我在他身边,他一定会还在。我一定要为他报仇。不管对手是不是天下第一。”

  肖潇月抱着凌落英,站她尽情的哭泣,此时她也想到了父亲,她也想快一点回衡山。

  这时传来一阵很肃穆的箫声,箫声哀婉,仿佛是为在此死去的生灵的一首牧歌。

  “为什么不练习欢快一点的曲子?”于连城听完整首曲子之后说。

  “我想凌小姐很需要。箫声悠扬,正适合安抚人思念情绪。”

  “她是个很坚强的女人。她能走过的。不过我有点担心,能杀天下第一的,若要捉住,谈何容易。”

  “这下江湖该热闹了。我想日月神教教主之死,就是整个江湖和平五十年的结束。日月神教的内斗会逐渐变成全江湖的纷争,有野心的人,就会趁势而起,各方势力兼并,夺得武林至尊。”

  “也就是扬名天下的机会到了。”纪长空走了进来,“好多年,没听到顾公子的箫音了。”

  “你来干什么?”

  “我要走了,这一趟真是收获不小,我来提醒顾公子,别忘了我们之间的约定。”

  “你想扬名天下的法子,是不是太激进了,搞不好会遗臭万年。”

  “你想反悔?”

  “一诺千金。”

  凌落英走过来时,就看到纪长空把三枚铜币掏了出来。

  “你们要挑战吗?”

  “看你猴急的样,就知道你成不了气候。”

  于连城把三枚铜币拿过来,纷纷扳成两半,一半给了纪长空,另一半给了顾惜晨。

  “回华山,好好练你的剑。”

  “听你这口气,就知道你翅膀硬了,算了,我走了。”纪长空向凌落英行了一下礼,就走了出去。

  凌落英还是送他到了客栈外,“还是谢谢你帮了我。”

  纪长空跨上马,“我纪长空经此一战,也算对得起公子之名。这事不必挂在心中,我为自己而战。”

  read3();bdshare();
上一章章节列表 → 暂无下一页